面包树出走了正文 第四话 最蓝的一片天空(14-16)

分分快三—三分快3集发表于2017-06-26 12:24:01归属于面包树出走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

  14.

  沈光蕙哭得肝肠寸断。我没想过她会哭,她不是很想老文康死掉的吗?如果还要为他的死许愿的话,她巴不得他是掉在一个粪池里溺死的。然而,当她从校友通讯里看到老文康病死的消息,她却哭了。

  她缩在床上,用褥单卷着自己,我和朱蒂之坐在旁边,不知到该说些什么好。是安慰她呢?还是恭喜她如愿以偿呢?

  “你不是很想他死的吗?”朱蒂之问。

  “是的,我想他死?”沈光蕙一边擤鼻涕一边说。

  “那为什么哭?”我说。

  她抹干眼泪,说?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然觉得伤心,我竟然挂念他。”

  “他是个坏蛋,不值得你为他哭。”我说。

  “我知道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恨他。可是,当他死了,我却又怀疑,他是不是也曾经爱过我的。”

  “当然没有?”朱蒂之残忍的说。

  我说不出那样的说话。我们以为自己恨一个人,到头来,却发现自己是爱过对方的。那是多么悲凉的事情?我终于明白了沈光蕙为什么从来好像只爱自己而不会爱别人。在她年少青涩的岁月里,那段畸恋把她彻底的毁了,她没办法再相信任何人。她爱着那个卑微和受伤的自己,也恨那样的自己。她努力否认自己爱过那个无耻的男人;然而,当他不在了,她才知道自己也曾经深深地爱过这个人。爱情有多么的善良和高尚?却不一定聪明。恨里面,有没法解释的、幽暗的爱。

  我恨林方文吗?我已经没那么恨了。是否我也没那么爱他了?

  15.

  午后的阳光,温熙了西贡的每一株绿树,我坐在采访车上,司机把车子停在路边,当我的同事。马路的对面,停了一辆蓝色的小轿车,就在潜水用品店的外面。那不是林方文的车子吗?

  他从潜水店里走出来,头上戴着鸭舌帽,肩膀上扛着一袋沉重的东西。他把那袋东西放到车上,又从车厢里拿出一瓶水,挨在车子旁边喝水。

  他看不见我,也不知道我在看他。以为他会在家里哀伤流泪吗?以为他会为我自暴自弃吗?他还不是寻常地生活?不久的将来,他也许会爱上另一个女人;新的回忆,会盖过旧的思念。

  我躲在车上,久久的望着他,努力从他身上搜索关于我的痕迹;突然,我发现是那顶鸭舌帽。我们相识的那年,他不是常常戴着一顶鸭舌帽吗?一切一切,又回到那些日子,好像我们从来没有相识过。他抬头望着天空,还是在想那里的天空最蓝吗?

  我很想走过去跟他说些什么,我却怯场了。

  我们相隔着树和车,相隔着一条马路和一片长空,却好像隔着永不相见的距离。

  最后,林方文坐到驾驶座上,我的同事也上车了。

  “对不起,要你等。”我的女同事说。

  “没关系。”我说。

  “已经是深秋了,天气还是这么热。”她说。

  我的脸贴着窗,隔着永不相见的距离,穿过了那辆蓝色小轿车的窗子,重迭在他的脸上,片刻已是永恒。他发动引擎,把车子驶离了潜水店,我们的车子也向前去,走上了和他相反的路。所有的重逢,都是这么遥远的吗?

  16.

  “要出发了。”韩星宇催促我。

  我们在布列塔尼的酒店房间里,他的外国朋友正开车前来,接我们去“布列塔尼”餐厅庆祝除夕。他们并且订到了木马旁边的餐桌。

  “我在大堂等你。”韩星宇先出去了。

  我站在镜子前面,扣完了最后一颗钮扣。我的新生活要开始了。

  房间里的电话响起来,韩星宇又来催我吗?我拿起电话筒,是朱蒂之的声音。

  “是程韵吗?”

  “迪之,新年快乐?”我说。香港的时间,走得比法兰西快,他们应该已经庆祝过除夕了。

  “林方文出了事。”沉重的语调。

  “出了什么事?”我的心,忽然荒凉起来。

  “他在斐济潜水的时候失踪了,救援人员正在搜索,已经搜索了六个小时,葛米儿要我告诉你。”她说着说着哭了,似乎林方文是凶多吉少的。

  怎么可能呢?我在不久之前还见过他?

  “他们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。”她在电话那一头抽泣。

  “为什么要告诉我呢?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。我现在要出去吃饭,要庆祝除夕呢?”我用颤抖着的手把电话挂断。我望着那部电话,它是根本没有响过的吧?我关掉了房间里的吊灯,逃离了那个黑暗的世界。韩星宇在大堂等着我。

  “你今天很漂亮。”他说。

  “我们是在做梦的星球吗?”我问。

  “是的。”他回答说。

  那太好了?一切都是梦。

  我爬上那辆雪铁龙轿车,向着我的除夕之夜出发。

  “你在发抖,你没事吧?”韩星宇握着我的手问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我的脸贴着窗,却再也不能跟林方文的脸重迭。

  韩星宇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,披在我身上。

  “布列塔尼又名叫‘海的国度’,三百多年前,这里是海盗出没的地方。”韩星宇的法兰西朋友苏珊说。

  我想知道,在海上失踪六个小时,还能够活着浮上来吗?

  “今晚会放烟花?”苏珊雀跃的告诉我们。

  我和林方文不是曾经戏言,要是他化成飞灰,我要把他射到天空上去的吗?

  出发来布列塔尼之前,我收到了林方文寄来的包裹,里面有一封信和一张唱片。

  程韵?

  曾经以为,所有的告别,都是美丽的。

  我们相拥着痛哭,我们互相祝福,在人生以后的岁月里,永远彼此怀念,思忆常存。然而,现实的告别,却粗糙许多。

  你说的对,也许,我真正爱的,只有我自己。我从来不懂得爱你和珍惜你,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你回来。

  答应过你,每年除夕,也会送你除夕之歌。你说你永远不想再见到我;那么,我只好在你以后的人生里缺席。这是提早送给你的除夕之歌,也是最后一首了。愿我爱的人活在幸福里。

  我和韩星宇来到了“布列塔尼”餐厅,那是个梦境一般的世界。那首除夕之歌,却为什么好像是一首预先写下的挽歌?

  离别和重逢,早不是我们难舍的话题;褥子上,繁花已开

  开到茶蘼,到底来生还有我们的花季;今夜,星垂床畔

  你就伴我漂过这最后一段水程

  了却尘缘牵系

  我要的是除夕之歌,什么时候,他擅自把歌改成了遗言?我不要这样的歌,我要从前的每一个除夕。上一次的告别太粗糙了,我们还要来一次圆满的告别,他不能就这样离开。

  餐桌旁,灯影摇曳,木马从高高的天花板上垂吊下来,那木马却是不能回转的木马。有没有永不终场的戏?有没有永不消逝的生命?

  愿我爱的人随水漂流到我的身畔,依然鲜活如昨。

  

返回面包树出走了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